给你星星_

这里是我的平行世界。

伪文艺真摇滚


写一首围绕你我

生活本来就该这样

假如我们一起分享

别独自承受悲伤。
(好吧,我写一首歌)

以乡愁为主,抒发儿时回忆

独立的日子里有太多的问题

 

电脑屏幕右下角弹出新闻小窗口,因祭祖烧山,火海成片。我忽然想起好像有些年头没有回家,更谈不上祭祀祖先,作为学生狗我还是有依赖症,就是定时打电话向父母要钱,唯一可喜的是,我精神已经断乳。我停下转动鼠标的手,翻开手机相册,找到我和爷爷的合影,点上一支烟,哦不,我爷爷没死,我只是需要解愁。已经步入90岁高龄的爷爷见一次少一次,最后见他是高二的暑假,该死的,整个手机相册我只翻到唯一一张有自己家属的合照。翻下床,走出宿舍,直奔草坪,坐下,点上烟,前天是清明,没祭祖,又一年。

老家早上六点有趟车直达云浮,是老爸告诉我的,在他眼里我的经验好像永远只是初中毕业时他带我出来时的那个我,但是已经独自一个人去过上海,北京还有更北的北方城市,在旅途上遇到问题,我不再想爸他会怎么解决,而是我应该怎么做。

在云浮这里很落后,我会在这里度过大学时光,离家近,没理由节假日不回家,炫酷精彩更能吸引我的眼球,还年轻,对乡愁没有什么概念。远处传来鞭炮声音,这天气还真热,我把手机插回裤袋,把烟蒂扔掉,发觉它还没灭,于是站起来向前多蹍两脚,又坐回去。太阳是暖的,此时此刻我想发一发呆,反正回宿舍没事也不痛不痒,竟然是清明,回忆一下,当做回家,把烟都抽完,当做上坟的香火吧。

 

黑夜里需要光明

 

邻居家的牲畜不见了,几笼的鸡和鸭,茅房栓着的牛也不见了,村里炸开锅,纷纷议论这几天出现在村里的陌生面孔。爸很是着急,担心今晚的倒霉蛋会不会是自己,我还是云里雾里,早上放学回来才知道是这么一回事。多事的王阿母对着饭后闲聊的村民说:“把鸡鸭都圈回院子里,晚上不要关灯,小偷小摸应该就不敢再来偷噶咯。”

院门口有棵枇杷树开春时能长出果子,但是爸还是把它砍了,认为这是窃贼踩点的好标记,下午放学回来,爸已经把鸡鸭圈好藏都严严实实,路过的邻居有的说别怕,昨晚来今晚可能就不来,除非他不怕死!有的列举邻村的事故,说明今晚作案可能继续。

我想村那么大,怎么只偷我们这一家!?

在没有电视的小时候,照例九点多上小学的我和哥要去睡觉,爸妈紧随其后也会回房间。

爸故意没把客厅的灯关掉,一直亮到早上我去上学。习惯在黑暗入睡的我和哥一晚没睡,妈和爸说她也是,爸自己也没合眼,牲畜没有遭盗,但在爸心中种下忧根,横竖不放心牲畜的安全,于是步行到镇上买了一盏夜光灯,晚上在客厅点上,光线很弱,我们也能睡着了,爸心里的担心也少了些许。

一连几天都没有发生牲畜被盗,爸告诉王阿母这方法果真有效,王阿母自吹自擂说其他人也是这样做没有发生被盗。

窃贼风波过去后,爸夜里还是点着夜光灯,而且还多买了几个,变换着灯颜色,虽然夜里我能睡得着,就是很不理解爸的行为。

当夜光灯失去它应有的用处后,爸把夜光灯都放回我和哥的房间,我们睡相很差,爸夜里会偷偷过来帮我们掖被子,惺忪睡眼中爸会在走前静静把夜光灯点上,关上门,声音很朦胧,浅睡中能隐约感觉到爸来过我们房间做了这些。

现在入睡的夜晚无论怎样都不会像小时候一样暗,但夜光灯那段日子我回忆起来很暖,现在早就没人帮我掖被子,爸也有些年头不见,有句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对吧,爸是怕我远游不会回来,怕我熟睡于人世的灵魂没有指引而找不到归宿,不经意的动作像在告诉游子:即使夜很黑,家会是灯塔,黑夜像海,人漂像船,黑夜里需要有光。夜光灯告诉我要回家,被指引,回家。

 

夏夜的神雕侠侣

 

小时候我家没有电视,只能奔小伙伴家蹭,那时三色台的动画很受欢迎,每天下午五点准时更新一集,一放学我立马回家放下书包,有时书包也懒得再跑回家,直奔小杰家。华娱卫视和星空卫视更新的日系动漫更吸引我们,我就是从那时候追火影忍者和海贼王的。该看的动画都看完了,就出了玩回基地的游戏,玩高了,天黑也顾不得回家,造成满街满巷喊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自然,吃过饭,尤其是夏夜里,月很高,夜不黑,还很热,伴随各种昆虫求偶的声音,我们也成群结队的出来回基地。

沙示汽水还是玻璃瓶装,回忆中清爽的嘶嘶声仍在。那天爸干活很累,特意买了沙示汽水回来,晚上吃过饭后,汽水也喝完了,得把瓶子还回给店家,我闲得慌,借此机会和哥一起找小伙伴玩游戏,告诉爸我们要出去玩一会。

小卖部就建在一棵很老很大的榕树下,家管得松的小伙伴早就已经在榕树下玩着回基地,我看见小杰贴在榕树头大声数着数,这一盘结束后,我和哥加入他们,不幸的是,在第一局游戏时,我就把自己的裤腿弄湿了,真后悔自己藏在田埂边。

时间还早,游戏时我尽量跑得更快,因为这样在心里上能让我感觉裤腿会很快就干。夏夜没有风,黑夜和树像浓墨一样搅在一起,我们靠在榕树头,撕扯明天去哪,我爬上老榕树,在他们头顶晃动湿掉的裤腿,手里撕着老榕树死掉的皮。

“晚上十二点翡翠台还有动画看,我叫我妈等我看完再让我睡。”小杰好像要回家了,他一直插不上话。

“明天星期六,不用上学,我也要看”我哥说。

“那大家回小杰家去吧,不用待在这了,不然掌柜出来骂我们吵。”桃子说。

反正我裤腿又没干,随大伙一起走,我不想回家被骂。

背脊贴着瓷片很凉,头顶上的风扇放到最低档在慢慢转,过了晚上十点感觉很凉,不像入夜一样。

“福,回家换条裤子吧,晚了,快回去,你们也一样,快回家,等下你们爸叫你们打一顿!”小杰他妈不想管我们,回睡觉去了。

“等裤腿干了,看完神雕侠侣我再回去。”我说。

躺在我右边的桃子起身,看了一下时钟,扭头向后,我也跟着他的目光,除了电视发出的声音,就是蟋蟀在一直叫,黑暗已经淹没向外敞开的门。

“我走了,我怕我爸会找我,等下又被打。”扶着墙穿上拖鞋,踏踏踏,小桃就走了,没等小杰说话。

“我也要回去了,现在已经很晚了。”哥也起身,问了我要不要回去,我裤腿没干,他就消失在黑夜中。

只剩下小杰,我,阿榕还盯着一直放广告的电视,裤腿没干,我不想回家。

终于熬到十二点,我忘了那天的神雕侠侣是多少集,剧情是郭靖断臂后来到一个什么什么谷,遇到一个吐枣核的阿婆,中间一插广告,我想闭目休息一下,结果睡觉了。

“快点走,你爸来叫你回去啦,快点走!”小杰摇醒了我,我立马摸了一下裤腿,干了,门外传来爸喊我回家的声音,这次肯定要挨打了,立马穿上拖鞋,用跑的,与爸擦肩而过,只要比他先回到家,爬上床,他可能就不会打我。

“玩去死!都十二点了,那么爱玩!”爸手里拿着竹条。

我用毛毯蒙住脸,不敢看爸,手一直在抖。

我被扯下床,要挨打,做什么都不能逃过了。

“玩?!吃饱只记得玩!几点了!啊!”

竹条在我腿一起一落,一只手被爸提着,一只手本能去遮被打的地方,但是比不遮挨打面积还大,还疼。

“不敢了,不敢了!”

“不敢了?!上次呢?!上次记得吗?上次也说不敢的!”

我像一只被扯的布偶,说什么都没用。

“打死他你心里安吗?连我也一起打吧!”妈不知从哪冒出来,拉我遮小腿的手,我在他俩撕扯间嗷嗷哭,鼻涕流入嘴里又吐出来。

“不打不知死,上次就说过的,不敢?!打死你!是不是玩!玩啦!玩啦!打死你!”

妈不拉我手了,直接把我整个抱住,爸不知道竹条落在哪里好,把手举得老高,另一只手扯着妈的睡衣。

“不打不长记性!走开!不打能长大吗?”爸干脆把竹条扔了,用手找我露出来的位置,我拼命缩,把脸转向妈胸口,不敢看爸生气的样子。

一只手被爸捉住了,拼命打我手背,又把竹条拿回来,落下那会妈伸手把我的手挡住了,竹条落在她手上。

“行没啊?没打死呢!!!”妈冲爸喊。

“放开他,次次不知道错!!!”爸真的气了,不管妈遮我哪里挡我哪里,看见能落手处就打。

妈把我抱起来,以我为中心,背对着爸,护着我转,我一直在哭,蹦蹦蹦!爸连妈也一起打,我听见妈后背被打发出的声音。

突然,一滴血滴在地上,我哭到流鼻血。

“舒服了吧!打出血了啊?不得他死在你面前吗?”妈松开我的脸,我以为是鼻涕,一抹,见红,哭得更大声。

爸还是一直骂,但却渐渐小声了,“放开他,看怎样?”爸说。

“又打是吗!!!”妈抱着我跑出房间。

妈把我头仰起来,凉凉的水拍在我额头上,“看你下次敢不敢。不信你爸打死你是么!?”妈拍着拍着也不说话了,我还是哭着。

“哭死去啊,你爸不打你,哭什么,怎么做男孩啊,男孩不许哭!”

妈摸着我被打红的小腿,我哭声小了,倒是看见妈在抹眼角,我立在那,又哭又喊,妈也不摸我了,自己哭了起来,看着我抹眼泪。“行了行了,不哭了,你爸不打你哈,别哭,吵着你哥睡觉。”妈带着哭腔在安慰我。

我鼻血止不住,一低头就滴一地,爸急了,先扶妈起来,蹲下看我,妈背对着我俩,不想看见她也在哭。

已经过了午夜,似乎夏夜的宁静和清黑止住我的鼻血和眼泪,我不哭了,乖乖爬上床睡觉。

“下次最好一打打死他!然后一起把我也打死!!!”妈哭着向爸吼。

“不打了不打了,下次不打那么厉害行了吧。”爸像犯错的孩子,一直哄着妈。

“打可以解决问题吗?你不得他早点死是吗?!”妈一摔门,把爸关在客厅里。

我不哭了,妈过来抱着我一直哭“下次长记性,妈不护你,不护你哈,你爸打死你。”妈的手一抖一抖摸着我被打肿的小腿,一会儿又摸摸我额头。

就这样过了一会,我睡觉了。

第二天我醒来,妈抱着我小腿趴在我床沿睡了一晚,我醒来妈也醒了。

“还疼吗?”

“不疼了”

“下次不敢了哈。”

然后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关上门。

我起身穿上鞋子,早晨正常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曾经的“阿”“小”变成后缀的“哥”,福哥、榕哥、杰哥、桃哥,相聚的话语中充满客套,熟悉萦绕在时光走廊中的笑声和儿时的味道,我再也找不回来,多少充满星星与吵杂的夏夜我不会看神雕侠侣。

我好久不回家见妈一面了,妈,谢谢你啊,护我的夜晚你多伤心,男孩长大了啊,不哭,不哭,男孩不哭,你过得还好吗?

妈,你去哪了,哦不,我去哪了,我去哪了?

妈,我很好呢。

妈,夜晚凉了我会盖被子呢。

妈,我有女朋友了呢。

妈,我暑假工打给你的钱你买化妆品了吗,我叫你买的呢。

妈......

回不去都是夏夜的神雕侠侣和妈的怀抱,妈还在,小伙伴还在,只是有一种永远叫永远回不去的小时候。

如果回忆酒,我多希望相聚时会淋汀大醉,找回能一起等待到黑夜笼罩,笑声盈聪的时光,还有爸会着急我,妈会护着我,充满爱的夏夜。

 

端午里的蚊香

 

端午除了在门把手上系艾草和看龙舟,还会点一种很粗的蚊香。

这种蚊香很能治叮人的小蝇子,我很奇怪,为什么其他的时间不点呢?偏偏只能在端午节点?有一次我偷偷把点在门角落的蚊香掐灭藏好,为下次午睡没有讨厌的吸血蝇子而准备。我觉得,为有一个良好的午睡,客厅里必须有风扇和这种蚊香,不然睡不了而一下午在挠腿。

蚊香是穗娘母家做的,端午节每家每户都买他的蚊香,生意火爆但她从不升价赚钱,年年一个亲民价,一根一毛,只在端午这天现做现买,其他时间一概不做不买。

端午过后的下午,午睡时我把藏好的蚊香点上,爸看见,劈头盖脸一顿骂,问我蚊香哪来的,是不是端午节没烧的,我拼命点头说“是是是”,爸立马把蚊香掐灭,拉我到穗娘母家,把我甩在门外,自己倒是进去告诉穗娘母这事的原委。

我愣是站在门外等了一下午,手脚一直在抖,紧张难耐,可能这次又要被打了。

爸出来后,二话不说让我把手伸出来,我怕得厉害,狂奔回家找妈庇护。

爸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跟着我后头回家,看见爸生气的样子,我抱着妈的腿吓哭了,而爸并没有立即拿竹条抽我,而是边骂我边捉鸡,妈愣是叫我别哭,去帮爸的忙,把鸡杀了做贡品再祭灶神和牌位。

我一顿躲起来没去帮爸的忙,爸也知道把我吓着了,没有生气,杀鸡放血时愣是好声好气把我哄回来,让我把自己的手指戳破把我的血和鸡血混在一起,虽然很疼,但我没有哭,因为爸不生气了。

这礼节像昨天端午一样,祭祀灶神和牌位每样东西都没少,唯一不同的是地上撒着我的血和鸡血混在一起的那碗血,而且过后一天爸才把他清除。

这事过去很久后,妈偷偷告诉我,端午里点的蚊香不能随便点的,因为那是指引祖先回家的信号,在端午节这一天回家的祖先游魂,受到烟的熏陶而产生错觉以为自己没死这样在端午这天回家就能和家人共进午餐,而如果其他的时间祖先的游魂被指引回家,他也会产生这种错觉,而且会一直不走,不去投胎做人,所以要见血,且要见指引它回家的那人的血,还要饱餐一顿,看到血和贡品,游魂就明白自己确确实实是死了的存在,从而乖乖去投胎。

虽然这很不科学,但是我家乡的俗说,端午里的蚊香很神奇吧,我还不知道是不是只在我们这一带所特有的呢。

 

为什么我家没有果园

 

每当应时节的水果出现,我家都从来不去果园里摘,为什么?因为我家没有果园,所以爸总是从小贩那里买水果给我们尝鲜。

我家没有果园,但我记得来卖水果的从化佬,他缺门牙,讲话一突一缩的,漏风很严重。

荔枝熟的时候,他没进村就喊“买荔枝`````”把枝字拉的很长,以此类推,卖其他水果时也是这样叫的。

有一次他来卖芒果,刚好在上学路上遇到他,对我们说:“小屁孩,吃不吃芒果?”

“不用钱吗?”

“当然不用钱,你们能吃得了几个?”

于是把嘉陵摩托车靠边停好,一边突缩突缩黄婆卖瓜自卖自夸吹嘘芒果怎么怎么样,叫我们随便拿,我们傻,不敢拿多,每人只拿了一个,怕他回村里告诉大人,各自爸妈到时又打我们一顿。

看我们拿的太少,他拍着坐垫一个骂“平时试吃就......知......道......跑出来,吃...吃....吃.....!现在给...就...不敢拿...小屁孩就...知道放屁!”

明显吓着我们了,愣是看着他摩托车使回村里,他都知道我们这群野孩子顽皮,这可能想借此机会让我们爸妈打我们一顿,于是趁他没走远,没回村里告诉村里人之前,我对小伙伴说:“他告诉大人打我们啊!快跑!”

傻的是我们真的飞奔去学校,放学了也不敢立刻回家。

天黑回家以后,爸说:“拿从化佬水果了吗?”

“是的,是他让我们拿的!!”

“又不拿多点回来给我们吃!”

我愣是没反应过来爸没因此打我。

原来,那天从化佬是帮别人在卖水果,他在义务帮忙,所以不赚钱来寻开心,天煞的,卖别人的东西那么不负责!

我家没有果园,但我很记得从化佬,他好像很久以前老掉了,难怪一直没看到他来卖水果,爸平时忙地里蔬菜花生能卖钱的庄稼,很少打理果园,看着别人果园春夏时节硕果累累,我只能偷偷摸摸去偷摘的份,不能光明正大摘取果实,我家没有果园啊,但是还有从化佬和小伙伴呢。

 

一点金钱的关系

 

太阳太暖了,暖到我坐在松树底下都觉得热,我起身走回宿舍,烟抽完了,得出去再买一包。

我很想家很想儿时和村里的人和事,但我没有资本回去,我不能回去,因为没有赚够盖一栋房子的钱回家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爸妈在别人面前也抬不起头,真的,我过年清明端午中秋很想家,想回家,但不能让爸妈丢脸,这几年和爸妈唯一的联系似乎是我讨生活费的那通电话,我很想打电话给爸妈问他们工作辛苦吗?过得还好吗?但是电话接通后第一句就是“钱不够用吗?星期六打,我要忙!”

我多想爸妈永远给我输出精神的正能量,而不是一直在涨的账户余额,我省吃俭用呢,我花很少呢,有人信吗,都是说给自己听呢。

我回到宿舍,继续做作业,做完了,睡觉、上课、吃饭......

 

 

如果生活能让我继续。


怪兽乐园

 是否有花会在春天凋零

万物定律在愤怒中撕碎

你不是幸福的花儿

我要看到出生在春天的阳光,不是虚伪的笑

怪物能够尽情的舞蹈

不再暗无颜色再空洞无常

拥有春天的光,拥有春天的光

姹紫嫣红暗淡笑容

春天的光

孩子们天真无邪笑脸

让突如其来爸妈带你回家

怪兽脑袋转圈摩天轮

旋转木马杀死你拥有的快乐

不是马,不是木马,有尾巴,有爪牙

快乐随着夕阳沉入愤怒胸中

怪兽的乐园,怪兽的乐园

挥舞双手找不到曾拥有的信仰

怪兽出没的双手,糖果伸来奇怪的小丑

春天的光,能否解放阴暗的笑

倒塌瞬间血液变幻着色彩

红色是黑暗血是红色是黑暗

怪兽欢快舞蹈,无知的快乐

游戏,游戏,游戏,不快乐的游戏

我要寻找春天的光

不要迷失,不需要指南针

活过来

 腾空卷起的塑料袋,没有风。下车很冷,显然我再次回到这里很不习惯,就从身体的表现,回到大山的日子就开始在这个时间。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结束了年,街上一个人也没有,老鼠在街上乱窜,猫躲在向阳的瓦砾顶,没有捕食的欲望,只是盯着街。我从不习惯拉着拉杆箱噜噜噜在街上走,一则因为懒,二则有回头率,挺遭罪。不说今天是开学,校门对出的街一辆过往的车辆都没有,只有塑料袋,垃圾和污水。很奇怪,没有下雨,但是右边的污水是流动的,商铺大门紧闭,这不是我第一次从远方回到求学的地方,以前迎接的气氛永远是鸣笛,丝袜女郎,排队打快餐的人群,还有男方斜低着头瞧女方的情侣。我一时不习惯没有物质的街,这情况,就像一直商业突然就听到独立的声音。


回来之前我都没有回家,一整个年,只和以前的舍友聚过一个通宵。这间学校所在的地方不算富有,却从来没有让我在生活上有缺的,是吧,这里没有成熟的商业圈却有数不清耸立入云的楼盘,没有富人,但充满金钱味道。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原本脏的还是脏,不脏的变脏,我突然想到光怪陆离这个词,但忍住想下去的思绪,继续走回去的路。行人真的非常的少,比得上稀罕,我拼命裹紧自己的衣服,把自己缩到很小很小,但回头率还是很高,至少刚擦身过去的那两个行人眼里望着我。  稀有的东西好像被这条街无限放大,明明没有行人但感觉有无数双眼睛望着你,即使太阳余光照在身上,却更觉得眼睛在黑暗中。


确实不习惯冷,我加快脚步赶路,只背着一个背包,我走起路来没有声音,有时故意停下来,耳朵还是充满吵杂,我一直看着自己的脚尖,没有回顾周围是否有车辆经过,一直靠着右边走,我很注意的听自己脚下是否 发出声音,没有!一段时间后,经过那间幼儿园的时候,我注意到院内堆满落叶,抬头看,哦不,是春天抽芽的时节,为什么会出现黄昏似的叶片?我不能理解我到底有没有走错路,是没有的,没有变,是什么令我有不适的感觉?我不再注意自己的脚步声,抬起头,发现自己到底有没有走错,我很害怕,往回走或者需要再次付多一些问路的钱。


就在转弯的那段街角,两排都是紧闭大门的商铺,一张门孤零零的开着,因为我插着裤袋,发现里面并没有钱,也缺少叮当作响的硬币。出于好奇心我看向了店里面,都是透明的玻璃门,只是开着那一扇吸引我的注意力,我侧转面往里望,发现目光的对视绝不是偶然,至少感觉不是这样的,那感觉望着我的眼睛就像黑暗中的那些眼,我拼命裹紧衣服,一瞬间的对视我立马闪开,走自己回校的路。突然,冲出一个熊孩子,上学期聚餐的时候我见过他。他往我的方向冲,我停止脚步他也停止了,然后冲出来那双眼睛,黑色的。没有恐惧,只是抱起孩子,望了我一眼,回到像狮子张口的店铺中,我就像瘦馿,裹了裹衣服,我赶紧穿过两排紧闭的商铺。刚回到校园,一辆摩托车驶过这条街,引擎的声音穿过我所有的奇怪和我的恐惧,耳边的吵杂也静了瞬息,过后还是嗡嗡作响,捉紧脚步,回到宿舍。


再次回到自己的窝,整栋宿舍很安静,吉他像有脚一样早就跑了出来,奇怪之前是把它放回琴盒里的,随意拨弄,整栋宿舍有回声,每一个低音都清晰,收拾妥当,我站在后阳台,望了一下这条街,只有灯光,没有人影。


第二天起床,站在后阳台,死的,只有卷闸门。

午睡起床,老鼠穿街,猫还是躲在向阳的高墙上,缩着头,死的。

第三天早晨,一辆自行车穿过,都是回声,死的。

第三天傍晚,不小心掉了一个硬币出后阳台,死的。


是不是昨天那叮当响的声音?我感觉很安静,于是行人变多,无数双丝袜长腿编织出安静的声音,很奇怪,感觉热闹起来了?不是,起码我内心是安静的,不像刚回学校时那样躁动。拉杆箱,行人,轿车,鸣笛,女声,小孩,不见的卷闸门。。。。。。。。

同学回来了,不是同宿舍的,是踹门的声音。

心里很平静但是街上充斥着行人,旅途归来的学生,教职员工。我没有看出热闹,但相对于刚回来的时候,这条街活过来了,店铺里的灯光,路边的小贩,麻辣烫,快递代理点,该开门的都开门迎客,只是再没有黑暗。

突然,叮当一声硬币的响,砸在我的脚尖,我没有带钱出来!!是后阳台落下的那枚失而复得吗?在我弯腰捡起来在抬头的时候,那感觉所有行人的目光都注视着我,像注视着一个被逮住的窃贼,硬币再落到地下。。。。


我挠了挠后脑勺,不小心触到了头上的发箍,原来我烫了一个新的发型。


里面有只老鼠

 对于这样的命题,我们的选取多个角度进行思考,以便达到理想的启迪效果。里面到底有没有老鼠!?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好吧,开始。

我:

我的生活很少离开平板,一来实在宅,二来在家玩手机扔下平板感觉怪奇的。小球是我养的一只猫,平日里没什么动作,讨吃的时候蹭蹭脚,其余时间不是打盹就是睡觉。我突发顽心,想逗逗小球,于是自己制作了一套程序。

这个程序呢,有只老鼠在平板里跑,像真的一样,触摸还会发出声音,比现实不同的是,老鼠来来去去总是会出现在你视野里,当然也会消失一小段时间。趁着小球打盹的间隙我把平板放到它跟前,心血来潮一想,于是顺便打开相机记录一下小球是怎样卖傻的,给我乐呵乐呵,放到视频网站上去,说不定还会骗点点击率,顺带侃一下所谓的喵星人,看看网民们能侃到它们有多傻。

猫:

哦不,自从进了这门还真没尝过老鼠什么味道呢,这些没趣吃起来又费力费神的东西老子早和蛇兄弟说过啦,都交给它!想想也挺委屈它们,又不讨人喜欢又有毒,不管了,有猫粮舒服过日子呢,还想什么!?但这老鼠还真没玩,老是在眼前晃,胆长毛?噢,不了,待我观察一下就好。

白:

于是休憩的猫开始扭着它的头,跟着屏幕里的老鼠一同移动,但它没有要捕猎的打算,胡子没有向嘴颊两边贴紧,尾巴没有像要保持平衡一样用力聚精会神的摆,就连前爪都没向前伸出,依然掖在腋窝里。看来这只猫并不笨,也许它只觉得好玩,谁知道呢,反正人类,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动物,这只老鼠肯定有它的把戏的。

我:

小球果然来兴趣了,我猜嘛,毛抓老鼠,本性也!哈哈,咱家的小球要出喜剧咯!没完,我得按一下屏幕,让小球知道这老鼠还会出声:吱吱,吱吱吱。看!像真的一样!小球,快抓啊!

白:

主人还不忘了自己的笑容,像已经看到猫出丑一样,窃笑起来,看着猫只转头不动爪,摸摸它猫的脖子,示意它振作一下精神,老鼠很美味,值得你去抓。

猫:

唉,我说嘛,老鼠这玩意看着没完,卧槽,晃了那么久还不回洞里!?喂,主人你别啊,是我的,叫!?我给你叫!唉,也累了, 扑一下让你惊惊就好,我享受一下主人的奖励先。哇,主人好手艺,被人掏脖子的感觉真不错,点赞!这家伙真会伺候人。但我还得盯着老鼠,等把握好这货的运动规律,立马擒了你!

白:

主人似乎不耐烦,猫扑了一下就摆回原样,主人这时的感觉就像猴子打不开坚果壳,但想想里面的美味,急了,总之,主人很不耐烦。

我:

来嘛,咱家的小球让我笑笑。

白:

于是主人动手拿起猫的爪,自以为是的捕屏幕里的老鼠,吱吱吱,吱噫,声音越来越尖锐,老鼠越窜越快,声音就像格外加了一层诱惑,猫开始认真起来,站起身,盯着老鼠,一下,吱,两下,吱吱噫,跑到屏幕躲起来,又跑出来,捕住!吱!吱!吱!

猫:

你这蠢货,滚开!让我来!是下面吗?噢不,跑出来了,可恶的畜牲!让我听听你的惨叫,在中间!我扑!我抓!哈哈,你这玩意还跑吗!

我:

小球果然是只蠢猫,哇哈哈哈哈!可爱的喵星人,你鼻子不是很灵的吗?蠢猫,老是偷喝牛奶偷吃猫粮,看我耍死你!

白:

主人虽然没有真说出来,但那傻样就像公猴调戏了母猴而没有被猴王发现一样,总之肯定咧着嘴笑!

猫:

我扑!我扑!在下面!我靠,扒也要扒出你来!咦!?又跑到中间了,我扑!左边,扒出你来,没有!?不在下面!又跑出来了!噢,听你这鬼哭般的叫!

我:

哈哈,蠢货,蠢货!大蠢货喵星人!

猫:

卧槽,咦!?怪了,明明捕到的,怎么又跑出来了呢?!是喔,怎么一直没有嗅到这畜牲的味道,假的!假的!!难怪主人这家伙把平时把玩的东西弄给我!我靠!不玩了,抓不到的老鼠,主人真是蠢货!耍我!?不跟你玩!!!

白:

于是猫一扭头就走了,主人显然觉得很搞笑,这一切都被相机录了下来,只等发到视频网站上去。

猫:

这货到底有多傻啊,猫抓老鼠正常啊!!!

白:

猫盯着笑的前仰后合坐在电脑前的主人,双脚蹲立在椅子上,像只讨食的猴子。

猫静静地蹲着后脑勺右边垂下几条黑线,眼睛眯成一个半圆,憋视着最聪明的动物。

自以为是的地球人,愚弄了猫,也不看看自己被满足后的神态,活像猴子。有句话说:群欢是一个人的寂寞。那么独欢,也不过满足自己的动物本性而已。

你们都还好

         看到黄智江的那一刻我都确实惊呆了,想不到他没去当兵,回来继续读书。从佛山到云浮,短短的暑假,瞬间的开学,他是我在大学里遇到的第一个熟人,没有之一,只有唯一。

        遇到他的时候我和阿瑜正好从饭堂旁边的走廊经过,遛完阿瑜,正打算送她回宿舍,就遇到他,是他先认出我。黄智江和我在暑假工的时候在同一生产线,你别说,他脾气特好,对我的无理,故意刁难,他都能忍受。好吧,好吧,今天的主角不是他,是暑假工时和我同个宿舍的兄弟们,好吧,我承认,我遇到黄智江的时候,除了惊呆了30秒,还抱了他的手。天台Cheer,这是我们几个兄弟微信群聊的名字,你们都好吗?在微信里出现的语音,你们都还好。

         你有没有看过漫天的繁星?你有没有在星空月亮下喝醉酒?我告诉你,除此之外,我还抱了女孩大腿。酒后容易乱性,也足够用酒精的力量增强兄弟间的友谊。老大 从滴酒不沾的学生孩变成千杯不醉,我从菜鸟变成酒神,也不过三支就倒。那时候下班之后,我们都会去打球,噢,对了,是老大让我找回打篮球的自信心,你知道,我向来是左撇子。阿旭把我所有的缺点都列齐,自尊心确实打击不小,但从现在进入大学来看,他都是对的,我又找不到话了,因为团支书在上面讲着话,好吧,下一段。

          听说阿伟和他女朋友分手了,天台cheer里的兄弟都说没关系,她不爱你,我们爱你,你知道吧,我真的很想再次和他一起看着夕阳吃烧烤,经过一天的劳累,没有什么能在那一刻那么舒服那么享受。人能和机器比吗?一整天下来,机器在动,人也就没得休息。我记得做那款Sk11的电煮锅,阿伟试锅,手都肿了,还坚持给女朋友打电话,新的环境,淘汰旧的人,没想到,这次的是你,我想叫你没关系,记得星空下的我们,啤酒味总是香的,离别免不了痛苦。你有我们。你去了云南,说好久坐火车,但过不了几天就转地,对于困在象牙塔里的我们你是幸福的,我不会告诉你我成了曾经你的模样,没错,你也给过我好榜样,无论多远都想送你女朋友的浪漫,无论遇到什么好玩的地方,第一个想到的是和女朋友一起分享,这个榜样,值得现在的我学习。

      阿旭啊,阿旭,真对不起,我知道在你面前我是有所隐藏的,在你认真分享你自己的时候,也确实嗅到我以前的影子,你很优秀,我模仿不来,真的,虽然朋友不在多,再多我也不想奢求,有你走过的高中,除了留宿的炒田螺,连白开水都变得有甜味,对不起,因为兼职,没能陪你走过更多留宿的日子,你知道,我总不能让自己过得一无是处,我会受不了,我更喜欢充实的生活。那次喝酒,开了三个六,哦,对不起,我砍了你两个六,又是我喝,开了很多瓶酒都是我下肚的,醉了之后,也确实难受,数码宝贝的比卡丘,不知被我召唤了多少次,除了扔酒瓶,太猥琐的 事我真的不想再想起来,好吧,我又找不到话了,我想我又要分一段。

       老大,你知道吗,我支持你是因为我不想你忘了初衷,没错,我忘了,并且好久找不到回去的路,也许将来有一天你成了你想成为的模样,我不想你能记得我们,只想你在天台Cheer说一声就可以了,我们一起喝一杯,哭干你走过来的泪,或许你没有成为你想的模样,不忘初衷,天台Cheer永远在背后支持,真的”还有我,不带们“。天台Cheer将来的将来,这群家伙在微信里告诉你,不忘初衷,不要放弃,在时光的走廊里,别忘记住,回头看一下我们。。

        我真的很想回去那个天台,你们都说辛苦,是的,因为苦,所以我们如此坚固。阿通我太爱你了,每次抽烟都躲到我闻不得的地方,你知道吗?我现在天天受着烟的折磨,今生得到如此舍友,前生修尽苦难非常值得,就算五百万次回眸,也无怨无悔。好了,没提到的伙伴,我在这里等着你们,是的,还有阿景,我知道,你也陪我走过不少日子,但我不想再这样写下去,因为在这篇文章中你们都是虚无的,总有一天我会让天台Cheer在笔下变得有血有肉。

       你们,都还好,我在时光走廊里等着,下次相聚星空下。